來,跟著詩人游寶蓋山!

2021年11月11日 09:19

我,是石獅寶蓋山,坐落在石獅人的家門口。我在這里歷經滄海桑田,看遍潮起潮落。時光輪轉千年,我,與你一見如故。從古至今,當詩人遇到我,語言變得優美靈動,山水有了詩情畫意……你知道嗎?在詩人的視角下,我是什么樣的?

雄奇壯闊 “氣場”強大

清代道光《晉江縣志》中有記載:“寶蓋山在二十都,距郡城東南四十五里,俗名大孤山。”寶蓋山,是泉州灣出海口的制高點,山頂雄踞著始建于南宋紹興年間的萬壽塔。明代《八閩通志》稱“商船自海還者,指為抵岸之期”,萬壽塔是商船抵達泉州港的地標,見證了10至14世紀泉州海上貿易的繁盛。

“寶蓋峰孤控海東,西來金馬遠爭雄。手摩霄漢千山盡,眼入滄溟百島通。虎豹風生幽澗底,魚龍云起大波中。天涯恍有神仙氣,一嘯冷然若御空。”明代安溪進士詹仰庇登上寶蓋山,有感而發,描繪了寶蓋山峰聳峙,雄踞海邊的“氣場”,這里視野開闊,是絕好的航標之地。千百年來,寶蓋山萬壽塔守望著這一片蔚藍色的大海,成為僑鄉人民經營海上商貿的航行指引。

“千尋碧玉削芙蓉,礙日含風四五重。海入扶桑驚浪涌,山回蔥嶺翠微濃。擎天八柱空驅石,絕世三維見此峰。薄暮茫茫秋雨急,愁云何處隱飛龍?”明代朱梧的這首詩展現了另一種景象,在風雨浪涌中,寶蓋山巋然屹立擎天的豪壯氣勢。

“走心”內涵 僑鄉意象

萬壽塔是鎮守海口、護佑商旅的精神寄托,《閩書》記載:“昔有姑嫂嫁為商人婦。商販海,久不至,姑嫂塔而望之,若望夫石然。”萬壽塔即石獅人最為熟悉的姑嫂塔,望夫成石的傳說承載了泉州民眾對海洋貿易的歷史記憶。

萬壽塔用花崗巖砌筑,為五層八角空心樓閣式塔,塔身為空心筒構造,首層外有環廊一周,西側接石構抱廈,第三至五層設有平坐、勾欄。明代詩人黃克晦詠姑嫂塔:“絕頂芙蓉塔,空憐結構勞。影孤懸碧漢,風格壯寒濤。元氣蒼蒼闊,冥心杳杳高。時聞環佩響,二女出游遨。”這首詩贊嘆姑嫂塔像一朵芙蓉般美妙,想象姑嫂二人遨游空中,身上的環佩發出悅耳的聲響,黃克晦的神來之筆展現了姑嫂塔“走心”的僑鄉文化意象。

此外,黃克晦還有詩云:“亂嶂江邊出,大孤山最孤。鮫宮依斷石,僧路入平湖。急雪飄難聚,飛禽過自呼。青天憎獨立,誰復插浮圖。”這首詩風格一變,但主題仍然是凸顯姑嫂塔的高聳入云。

如今,萬壽塔已是“泉州: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”世界文化遺產點之一,她不僅堅固如磐,更是可觸摸的僑鄉親情。

山海城交融 沉浸式體驗

道光版《晉江縣志》“寶蓋山”條目記載:“山南五里許有虎岫巖,云石光潤,林木青蔥,瀕海特勝。”虎岫寺位于寶蓋山東麓,始建于唐朝貞觀年間,主奉玄天上帝,明清詩人都曾到此游歷,留下詩作和對聯。

“天風吹落海云關,巖穴虛明漸可攀。時見凌空諸鶴下,更聞說法一僧閑。鰲城吞吐中秋月,虎岫逍遙落日山。釋子若逢相借問,近來俯仰在人間。”夕陽時分,明代詩人莊一俊登臨寶蓋山,落日余暉中,看云卷云舒,品虎岫氤氳。他遠眺永寧古衛城,月色下,是山、海、城的對話。

古代詩人到此“打卡”,寄情山水留下“游記”耐人尋味,而今,本土石獅詩人也書寫著心中的鄉愁,他們將寶蓋山的文化元素活化,帶給我們沉浸式的體驗。“凝望千年的眼神,凝結僑鄉萬般風情,柔嫩的雙肩,撐起半邊天,從此,閩南漢子漂洋過海,義無反顧……”李國宏筆下,描繪了姑嫂塔守望千年的剪影;“是哪里的風景如此清純,山入畫水也入畫,那是孟春盛開的相思,遇上初夏的雨飄落的縷縷牽掛……”吳澤榮寓情于景,詠嘆悠悠鄉情;“你怎能知道,天賜給你的愛情,是讓你去看日出日落,聽潮來潮往,守著一片蒼茫,守著月華下的微嘆……”蔡白萍細膩的文字,留下美的想象;“石頭早已沒有了棱角,千年的風銷雨蝕磨不盡你的銳氣,你屹立的姿勢仍是沉重的感嘆號,沒有生命的石頭,因為組合了你,便成就了自身的價值,有了千年的神韻……”高寒的詩句賦予姑嫂塔生命的意象,穿透力撲面而來。

如今,石獅寶蓋山已是國家4A級旅游景區,當我們跟著詩人游寶蓋山,我們看到——天光云影共徘徊映襯下的養眼綠意,石窟公園、花海谷公園、學府公園是休閑的樂園;我們聽到——山海城交融的自然交響曲,峽谷旅游路串聯起繁華城市與山、海的一路風景;我們感悟——僑鄉文脈綿延不斷的力量……每一處,都是永遠讀不完的詩篇。(胡丹揚 顏華杰)

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