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70后”大碗 70年代生活記憶

來源:石獅日報 2021年10月07日 11:20

林怡白(左)和黃淑恭(右)介紹 瓷器廠車間位置  

年輕人或許不知道,過去老一輩吃飯時有一樣絕活:左手端著一大碗飯,碗下還能夾著一小碟菜,右手則拿著筷子夾菜配飯,或往家門前的大埕上一蹲,或邊走邊吃,十分愜意,消除一天的辛勞。隨著生活條件的改善,如今人們家中的餐廳家具齊全,鍋碗瓢盆越來越精致,當年流行于家家戶戶的大碗也漸漸從日常生活中消失,成為一代人的記憶。

在征集“八卦街時光”活動中,我們收到了熱心讀者捐贈的一個瓷碗,上面寫著“石獅瓷廠,林怡白,一九七三年三月”——這就是過去人們生活中必備的“大碗”,生產于上世紀70年代的大碗勾起了老一輩人的回憶。根據讀者提供的線索,我們在石獅鳳里街道鳳凰城找到現年76歲的林怡白女士,她帶我們走進瓷器廠舊址,講述鮮為人知的瓷廠故事。

1.從德化到石獅 傳授陶瓷技藝

據《石獅市志》記載,新中國成立前,石獅的磚瓦窯主要集中在塘邊村、港塘村和塔前村。1956年,這些磚瓦窯公私合營并過渡為地方國營石獅建材廠。1972年6月,原生產傳統磚瓦的建材廠轉產杯碗日用瓷器,更名為晉江瓷器廠。1980年,瓷器廠試制并生產釉面磚,1989年停產。

林怡白來自“中國陶瓷之鄉”德化,在陶瓷藝術氛圍的耳濡目染下,她10多歲就開始學習陶瓷彩繪,積累了扎實的藝術功底。晉江瓷器廠剛投產時,招聘了一批來自德化的技術員,機緣巧合下,林怡白來到晉江瓷器廠,從此便在石獅工作安家,至今已有近50年。

林怡白回憶,那時候晉江瓷器廠是周邊地區最早生產碗的,包括大碗、中碗、小碗,大批量生產供應人們的日常生活。當時瓷器廠分有加工、成型、彩繪車間,林怡白負責的便是彩繪車間。

年輕的林怡白將德化的陶瓷技術帶到石獅,她不僅精心鉆研彩繪藝術,也向一批學徒傳授技藝。“剛開始大家都不會,要花很多時間學習。”林怡白說道,彩繪這項工作既要求美術功底,也十分考驗耐心,為了帶出一批專業的彩繪工人,她通常先畫出幾個圖案樣本,再手把手教學,為此付出了許多心思。

2.從瓷碗到瓷磚 專注彩繪數十載

林怡白介紹,瓷碗的彩繪工藝分為釉下彩和釉上彩,釉下彩成本低,在生坯或經過烘烤后的素坯上直接用色料進行創作,再經過上釉,最后窯燒而成。而釉上彩則先要燒成白瓷胎,再在瓷器的表面用色料進行創作,最后窯燒而成。當時制作大碗所采用的工藝是釉下彩,裝飾圖案較為簡單,多是畫竹子、蘭花、蝦等,圖案的筆墨輕重、色彩濃淡均有講究,需要彩繪工人日復一日地勤學苦練。

我們在征集活動中收獲的這個大碗,除了生產日期,還帶有蝦、蘭花兩種裝飾圖案。細細品味兩種圖案,可見蘭葉婀娜飄逸,蘭花含苞待放。碗的另一面,一對蝦似在嬉戲,活靈活現,富有吉祥寓意,可見林怡白具有不凡的彩繪表現能力,賦予了大碗獨特的藝術氣息。

到了上世紀80年代,閩南民居的墻面裝飾流行起瓷磚畫,瓷器廠轉而生產瓷磚,林怡白所在的車間繼續承擔著彩繪任務。和瓷碗彩繪不同的是,大面積的圖案需要更高的彩繪技藝,瓷磚的圖案一般由客人定制,例如廳堂正中的墻面多用福祿壽圖案,兩邊配有山水、花鳥圖。

從事彩繪工作數十載,林怡白的作品走進許多人家中,成為一代代人的生活記憶。林怡白家中也留存著自己畫的一幅瓷磚墻畫,仙鶴有的站、有的飛舞,山水、綠樹遠近交融,一筆一畫勾勒的生動畫面背后,記錄著林怡白專注彩繪的工匠精神。

3.從流行到消失 瓷碗留下生活記憶

瓷器廠舊址位于今鳳里街道東村社區東翔路,在這里仍可找到當年生產的痕跡。“這里是多孔窯,燒瓷磚的;這里是倒焰窯,燒制瓷坯的;那邊是龍窯,原本有一根三四十米的大煙囪……”近日,林怡白帶我們走入瓷器廠舊址,幾座當年用作車間、宿舍樓的石頭房依然留存,建筑內的窯址已不復存在,林怡白至今仍對當年的生產景象記憶猶新。

當時在瓷器廠負責技術生產的老員工黃淑恭依舊生活在這里,他住的那一棟是曾經的彩繪車間。1976年從福州調來至今,老黃在石獅生活了45年,對這里的一磚一瓦更是熟悉不已。他打開銹跡斑斑的加工車間大門,告訴我們:“球磨機還在。”這是用來加工瓷土的機器,是當年必不可少的生產機器之一。

用現在的話來說,我們征集到的這個大碗是“70后”,當年的瓷器廠見證了大碗從流行到消失,珍藏著上世紀70年代的生活記憶。這曾經是件很尋常的生活用品,記錄著這座城市曾經發生的事,我們追尋屬于它的故事,啟迪后輩傳承歷史記憶,延續城市文脈,如果你有更多關于八卦街的故事,歡迎和我們分享。(胡丹揚)

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